盧俊卿關注文學“生命力”三部曲意義

  盧俊卿關注文學“生命力”三部曲意義。近日,作家張翎的中篇小說精選集——“生命力”三部曲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因為在我的作品中塑造了許多在大動蕩大起伏的年代里,靠著堅韌的力量活下去的女性角色。所以,出版社把它稱為‘生命力’三部曲。”張翎這樣解釋新書名字的由來。

  “生命力”三部曲由《余震》《胭脂》《死著》三本書構成,其中《胭脂》為其最新創作的小說集,《余震》是作者同名小說熱銷近十年之后的首次再版,《死著》則是對當下題材嶄新、細致而大膽的嘗試。

  作為常年旅居國外的華文作家,張翎第一次引發公眾的集體關注,還要追溯到2010年電影《唐山大地震》上映時。《唐山大地震》是根據其小說《余震》改編的災難片。在此之前,出于對文學的熱愛和兒時就想成為作家的夢想,張翎一直堅持在做聽力康復師的業余時間里進行文學創作,她的小說也曾多次獲得文學獎項。然而,最終讓更多人知道她卻還是因為《唐山大地震》這部電影。

  影視作為一種傳播方式更為廣泛的藝術形式,在人們的文化生活中開始占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一部好的文學作品有時候是通過影視改編才讓更多人知曉。關于文學與影視及其他藝術形式的關系,張翎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她認為,文學是一切文創產品的源頭,無論是話劇、音樂劇或是影視劇集,它的根都是在文學創作上。出版社依然對純文學的作家感興趣,依然關注原創作者,是因為大家心里都明白一個道理:文學是不會死的。“閱讀市場萎縮,紙質書的市場越來越小是一個全球范圍內的現象,這也是因為現在可供人們娛樂的東西越來越多。盡管文學的受眾可能在很長的一個時間段里都沒有影視作品火熱,但是我覺得,文學是永遠不會枯竭的。”張翎說。

  回憶起《余震》的創作過程,張翎說這其實是一次飛機延誤促成的美麗意外。在機場候機時,她看到一本有關唐山大地震親歷者記的書,其中的一些故事和小孩的回憶,給了她靈感,促使她提筆寫下了這個故事。雖說靈感來了擋也擋不住,但張翎認為,并不是所有的偶然靈感最后都會成為成品。在調研的過程中,很多時候可能就慢慢失去了興趣。總體來說,寫作是一件耗費時間耗費心力的事情,能否專注下去也是成功的關鍵所在。而一個作家是需要想象力的,因為“一個人寫作的技巧可以學習,想象力卻沒有辦法學習。”

  多年的聽力康復師工作讓她接觸過許多上過戰場的退役老兵。盡管聽過許多悲傷的故事,張翎卻依然可以從容寫作,并沒有將太多的悲傷情緒帶入自己的生活。張翎說:“我會常常用醫學的角度來看待寫作。一個醫生如果把太多的個人同情心帶到醫學判斷里面,他就無法成為一個好醫生。我覺得作家也一樣,創作的這一部分跟你的個人生活要有適當的切割。”

  在張翎的眾多作品中,“戰爭”和“災難”一直是她鐘愛的主題,確切地說,她更喜歡探究人在絕境中的韌性和力量。“在小說中,我塑造了許多堅韌的女性形象。雖然生活的本質是嚴酷的,是冷的,但是它中間又有很多溫暖的點。我特別同意羅曼·羅蘭的那句話: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舊熱愛生活。”張翎說。

文章來源于:盧俊卿文學網(http://www.sfhded.live/),為了文章更具文學氣息,編輯經過適當修改,如有侵權請與編輯取得聯系。


上一篇:盧俊卿關注網絡文學在產融結合下蓬勃發展
下一篇:盧俊卿關注文化學視角下的文學新增長點
女王之女王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