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人體呼吸道防御系統為何擋不住PM2.5?

  春節前夕,霧霾再度襲來。粒徑在2.5微米以下的細顆粒物可以直接沉積在人體肺泡內,進入血液,不光引發呼吸系統的疾病,還和心血管疾病相關,對解毒的肝臟和排毒的腎臟也產生連帶的不利影響。人體五大臟器PM2.5就能傷害其四,可見問題實在很嚴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目前中國肺癌死亡率為40.57/10萬,肺癌早已取代肝癌穩居癌癥死亡排行榜首位。那么,pm2.5是如何傷害我們肺部的?肺部又有哪些防御機制?健康學者魯直在其著作《PM2.5時代向呼吸要健康》中詳細闡述了這一過程。

  莊子說:“人之生,氣之聚也。聚則為生,散則為死。”人之所以有生命就是因為“氣”,“氣”聚在一起,人就活了,“氣”散了,人就死了。

  莊子他老人家崇尚自由,他可以不上班坐家里心騖八極神游萬仞、大鵬展翅扶搖直上九萬里,但是我們不行。我們要上班,要工作養家糊口,哪怕外面霧霾再嚴重,PM2.5濃度再高,也得憋著一口氣趕緊沖進辦公室去。為了母親的微笑、為了大地的豐收、為了老婆孩子的HAPPY,這口氣不僅不能散,還要好好聚、大口大口地吸才行。

  這里問題就來了:下面將要提到的,病從口入,我們的肺臟約等于一座不設防的門戶。一面是空氣更差,混雜在里面的PM壞蛋、敵對分子大把大把的;一面是我們得拼著這口氣好好努力,不僅不能松一口氣反而還得盡力吸進更多的氣。這樣一來,混進呼吸系統的危險分子總量直線上升,肺臟所承擔的風險豈不是更大、更吃力了?

  本是粉紅色的肺,歷經十年的飛塵即會變為灰色乃至黑色;支氣管壁上本來如少年的頭發般濃濃密密的纖毛,歷經煙熏、塵染終如老翁的頭發般稀稀落落……正所謂“十年生死兩茫茫……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這里就來講講,肺和呼吸系統這個本來貴為嬌臟的大家閨秀是如何“淪落風塵”,又是如何在PM2.5時代一路掙扎走來的曲折傳奇。

  病從口入,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

  老話講:禍從口出。這是儒家從為人處世的角度,提醒言多必失、易授人以柄,所以告誡明哲保身少說為佳。咋看這好像與健康八竿子扯不上邊,但中醫確實認為,肺主聲,多話可不光易惹禍,也易生病。比如,宋代的養生大家陳直出的養氣七法,在《壽親養老書》一書中就總結:“一者,少語言,養真氣。”他認為養氣的第一條就是不要多說話,說話太多會耗氣,而且多說話損耗的是“元氣”“真氣”,所以平時注意少說話可以養真氣。

  當然,在我們周圍,雖然老師們因為講話比較多容易聲音嘶啞、得咽喉炎,咽喉也算是呼吸道的一部分,那么也勉強可以算是說說話確實是傷了氣了,但這個養氣的觀點在我們現代人看來,多少還是有些牽強、附會。不過,如果從健康的角度,很多疾病的發生,還真與口有關,“病從口入”。

  且不說讓人聞之色變的“非典”,撲朔迷離的禽流感;還有那源遠流長、近些年又有死灰復燃擴大化趨勢的肺結核;以及本身不一定攜帶病原但確知可以引發呼吸道疾患,甚至和肺癌的發生密切相關的PM2.5……這些,都是通過飛沫或空氣口鼻傳播。所謂“病從口入”,實在是此言不虛。

  無防的倒立樹堡

  前面說“六邪”,曾半認真半開玩笑地用“風”字拆字游戲解釋,得病是因為風中夾了蟲子進入我們體內了。換一種語言體系,我們可以理解成空氣中的感冒病毒、結核桿菌、禽流感病毒之類的侵入了人體,人受到感染,所以病了。

  這些壞蛋是從何處入侵的呢?主要有兩個途徑:一是皮膚,就像前面所言,中醫認為肺主皮膚,這些毒邪從毛孔間滲入。您還記得小時候一不小心被蜜蜂或馬蜂給蜇了的情形么?沒這種恐怖經歷的可以回憶下小時候感冒發燒去打針扎屁股,其實這就是肌肉吸收。但是這里有個問題,皮膚本身有油脂和黏膜防護,肌肉更是分好幾層,如果沒有破皮,一般的細菌病毒很難通過這個途徑侵入我們體內。

  另一個最主要也是最容易的途徑就是開口端于鼻的呼吸道。呼吸道是氣體進出肺的通道,從上到下依次為上呼吸道的鼻、咽、喉和下呼吸道的氣管、總支氣管、葉、段支氣管及其分支,直到肺泡,從形態上來看很像一棵倒立的樹——氣管和各支氣管是樹干和一層層分叉的樹杈,最末的肺泡是葉子。這一看您就注意到了,與心、腎、肝臟等“大佬”間接和外界打交道不同,人體呼吸道從鼻直通肺,中間連檢查關卡和收費站都沒一個,這樣肺就成了人體唯一的直通外部的內臟。因此,相對其他重要器官,肺基本上就是座不設防的城堡,當PM2.5、細菌、病毒等壞蛋隨著空氣“隨風潛入夜”混進來后,可以長驅直入直達肺部。如果可以鳴冤的話,肺是最有資格唱“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和“很受傷”的。古人也深知這一點,所以說“肺為嬌臟”,這也就是為什么相比其他器官,人特別容易患感冒之類的呼吸道疾病的原因。反過來,如果肺受侵襲,肺氣不調,鼻就無法發揮正常作用,這就是為什么風寒感冒了,我們就鼻塞流涕,甚至影響嗅覺的原因。

  盡管壞蛋們要侵入肺部可謂一馬平川、長驅直入,先頭部隊走的路線還是有所差異。因為肺在我們胸腔的兩側,左右各一,所以相應的從喉管下來有左右兩根主支氣管分別通入左、右兩肺。敵人總是狡猾的,早偵察出右側的主支氣管較為陡直,相比左側的要短和粗,所以它們也很會抄這條近路;也正是因為左右兩側主支氣管的這種差異,老人和小孩吃東西時容易掉到右側去,所以吃東西時最好不要說話和逗笑,尤其是小朋友吃小糖果、花生米時,以免不小心阻塞氣管和肺釀成大禍。

  既然路上連收費站關卡都沒一個,一路無話,PM2.5們經過主支氣管、支氣管和層層分支最終到達的地方是肺泡。我們成年人的肺中大約有3~5億個肺泡,它們像小氣球一樣內含空氣,這就使得肺就像一塊海綿,當擠干里面的氣體時,體積會縮小很多。這樣的結構也極大地增加了肺的內表面積,展開的話,成人的可達70~80平方米,這樣一來,空氣與肺泡的接觸面積就很大了,極利于氣體交換。

  相比現在納入監測指標的PM2.5,從前的監測對象PM10塊頭更大一些,還可以被鼻毛擋住,也不能穿透肺泡壁和毛細血管,危害略微小一點。現在的PM2.5卻可以直接進入和穿過肺泡,進入和融入血液,所以危害更大。

  國足的后防線

  您一定會非常奇怪,人類經過這么多年的進化,身體的各個器官、組織構造和功能何等精巧,都說上帝他老人家萬能、女媧她老人家也不傻,為什么這么大意,獨獨疏忽了肺臟,設計出這么重要的內臟卻不設防呢?

  其實,這倒也實在冤枉上帝和女媧兩位老人家了。我們的呼吸道還是有防御系統的,只不過這個防御實在太弱,大致就相當于足球場上面對巴西隊時的中國隊后防線,聾子的耳朵,聊勝于無。

  整個呼吸系統的主動防御,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幾項。

  門戶保安:鼻毛。鼻腔是呼吸道的門戶,氣從此入,進出的各色人等太復雜,有鑒于此,我們人體也和所有的小區一樣設置了保安。這個保安是誰呢?說出來您別笑,是鼻毛。鼻前腔生有鼻毛,雜草叢生的鼻毛構成一個交叉的網兜,對吸入的空氣起過濾作用,可以減少塵埃等有害物的吸入。只可惜鼻毛組成的這個網兜孔眼實在太大了,拿去捕魚估計漁夫也得仰天長嘆,擋塵埃實在力有不逮,很多灰塵、細菌都渾水摸魚給放過了。除此之外,由于整個鼻腔黏膜是假復層纖毛柱狀上皮,其間有嗅細胞、杯細胞和分泌腺體以及非常豐富的血管,這樣可以再粘住一些漏網之魚,并溫暖濕潤吸入的空氣。這個功能對肺組織有非常重要的保護作用,一般外界空氣的溫度和濕度都比肺內要低,那么鼻腺體、黏膜和豐富血管網可以保證吸入的空氣在到達氣管時已經被加溫和水蒸氣飽和,進入肺泡時已經溫暖濕潤。如果外界氣溫高于體溫,也可以通過呼吸道血流作用把氣溫降下來而不至于灼傷我們的肺組織。同時,這樣的構造可以完成一些防御性舉措:當鼻腔受到細菌和灰塵等有害氣體及異物、溫度突降等刺激時,會出現流鼻涕和打噴嚏等條件反射,避免有害物吸入。這也是一種保護性動作,有一定的保護作用。所以,以后您自己或看到孩子流鼻涕或打噴嚏時,千萬別皺眉,這是鼻子在為保護我們的健康而戰呢。

  防撞回廊:鼻甲。我們的鼻甲構造很巧妙,分上、中、下三個部分,鼻道用九曲十八彎來形容也不為過。這樣,鼻毛阻擋了混雜在空氣中的較大顆粒物,鼻甲的形狀使很多顆粒物直接撞擊在黏膜上,因為重力的作用沉積在黏膜上。于是,PM10以上的顆粒幾乎都在從鼻腔通過時被清除。

  安檢門:咽。咽是呼吸系統和消化系統的共同通道,我們吃的、喝的和吸進呼出的都要從它這經過。咽部具有豐富的淋巴組織,由扁桃體等組成一個咽淋巴環,有點像馬戲團表演狗鉆火圈時的火圈,作用更像一個能自動噴消毒液的安檢門,可以篩檢和防御細菌對咽部以及咽以下的呼吸道侵襲。特別是小孩,這個功能尤其重要。

  小十八銅人陣:氣管纖毛。傳說少林弟子藝成出師,要打過十八銅人陣下山去,我們的呼吸道表面也有這么一個小銅人陣,當然其組成隊伍不是手持魯智深月牙鏟和武二郎哨棒的武僧,而是像小掃帚一樣的纖毛。因為直徑在PM2~PM10之間的顆粒物是可以通過鼻腔進入下呼吸道的,依照現下通行的門前清潔責任制的原則,此時的清潔和防御任務由氣管段自己來完成。我們氣管的內壁有黏膜,黏膜表面長滿纖毛,黏膜分泌的黏液可以粘住混雜在空氣中吸入的灰塵和PM2.5們,纖毛則有點十八銅人亂棍打出的架勢,像我們車窗上的雨刷一樣有節奏地不斷向咽部擺動,將黏液層和附著其上的PM們向咽喉方向移動。纖毛每次擺動可移動黏液層達16微米,若纖毛每秒鐘擺動20次,則每分鐘可以使黏液層移動19毫米,纖毛推動黏液層及所附的顆粒到達咽部后被吞咽或咳出,以此方式凈化吸入的氣體。而它們辛辛苦苦排出的黏液和灰塵,就是大家聞之皺眉和惡心的痰液。您看,以后要是再有痰意的時候,您是不是不要再那么厭煩,而是由衷地高興一下:這說明您的呼吸防御系統沒有失效,那些銅人們還在竭盡全力替您抵御外敵,清除禍害呢。

  人體呼吸系統的外部防御主要就這些,雖然說起來也有崗亭保安、有安檢,還有個纖弱的小銅人陣在盡職盡責,但總體上這個防御還是弱了點。尤其是當空氣質量很差、我們又大口大口呼吸時,混在吸進的空氣中的壞蛋總數實在太多,就像弱小的中國隊后防面對強大的巴西隊前鋒,破網幾乎是不可避免的,這也就難怪肺總是請任賢齊先生做代言人、大唱“很受傷”了。

  本文摘自魯直《PM2.5時代向呼吸要健康》,機械工業出版社。

文章來源于:盧俊卿文學網(http://www.sfhded.live/),為了文章更具文學氣息,編輯經過適當修改,如有侵權請與編輯取得聯系。


上一篇:白郎《山河萬朵:中國人文地脈》創作分享會舉行
下一篇:張辰亮新書《海錯圖筆記》發布:跨時空對話古生物
女王之女王APP下载